为 glibc localedata 添加民国纪年支持

昨天被 @聞其詳 问起 glibc 对日本平成XX年的纪年支持情况(感谢 @farseerfc 老师),发现 glibc localedata 中并未包括民国纪年支持。在查询文档后稍微鼓捣了一下,简单实现了这个功能:

修改方法:

编辑 /usr/share/i18n/locales/zh_TW 文件,找到 END LC_TIME,在它之前加入这样三行:

保存后重新 locale-gen 即可。

Continue reading 为 glibc localedata 添加民国纪年支持

请不要把 Wifi Dongle 翻译成加密狗

在许多翻译过来的文本里,无线网卡(Wifi Dongle / Wifi Adapter)被翻译成了“加密狗”。最近在微博大火的一篇《俄罗斯特工又蠢了!实名行动暴露自己还卖了300多特工队友…..》里面,又出现了类似的错误,让我不得不想说说这个问题。

先来看看这个例子:

文章描述了几个黑客在目标附近发射伪造热点钓鱼,此处的未翻译单词包括了 Wifi 和 Dongle。根据上下文,带一个无线网卡发射热点应该是正确的意思,而加密狗在这里和上下文没啥关系……

我尝试在搜索引擎里搜索对应词组,很不幸,惨状令人叹息:

Continue reading 请不要把 Wifi Dongle 翻译成加密狗

Thunderbolt 3 eGPU Bumblebee 方案尝鲜

最近从公司淘了一块 GTX 1060,淘宝了一个显卡盒折腾 TB3 eGPU 方案。由于笔记本经常带出门,打算采用即插即用的 bumblebee 方案(回家插上盒子用独显,拔下盒子可以带出门,可以正常待机不用重启)。下面记录一下 Arch 上配置的步骤和遇到的坑。

1、准备软件包

2、修改 bumblebee 配置

修改 /etc/bumblebee/xorg.conf.nvidia,在 Section “Device” 中加入:

修改 /etc/bumblebee/bumblebee.conf,在 [optirun] 中修改:

Continue reading Thunderbolt 3 eGPU Bumblebee 方案尝鲜

Arch Linux 社区中不成文的约定(一)

作为一个年轻和小众的社区(咳咳),Arch Linux 社区中有着许多不成文的约定。本文希望通过稍稍讲解一二,来消除一些新人们常常感到的困惑。由于预感到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问题,暂且认为这是系列里的第一篇 😛

  • 修理“坏”包和提醒更新

仓库里一般的包可能有一个或多个维护者,也可能没有维护者,成为“孤儿”。如果坏掉或者过期的包是一个孤儿,申请从仓库里删掉是更有效的方法,这样它可以在 AUR 找到新的主人。发邮件到 aur-general 解释一下情况,并表明自己或者别人想维护它,一般都会很快得到解决。

如果“坏”包有维护者,但他太忙了呢?这种情况下,这个包很可能已经在 Bug Tracker 里泥足深陷。这种时候可以通过帮维护者一个小忙的方式来促进问题的解决。如果有人找到了上游 Bug Report,并且上游已经修复提供了 patch 的话,可以考虑把 patch 贴到 Arch 的 Bug Tracker;如果这件事已经有人做了,可以修改 PKGBUILD 打上 patch,然后把改好的 PKGBUILD 贴上去;如果连 PKGBUILD 都有人准备好了,而且过去了一段时间的话,可以考虑把这份准备好的 srcpkg 或者 diff 直接发邮件给维护者,附上简短的感谢和一个笑脸 🙂

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过期包已经被标记过期很久了,也可以准备一个新版的 PKGBUILD 发邮件给维护者。 Continue reading Arch Linux 社区中不成文的约定(一)

Linux 发行版:“强迫症患者”们的共识社区

世界上有几百个还在更新的 Linux 发行版。新手常常感叹挑花了眼,换来换去也找不到自己满意的。维护一个发行版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为何人们要这样“重复劳动”呢?

  • “强迫症患者”

我小时候追求整齐、秩序,无论是家里的电灯开关还是电脑上的图标,一定要排列的整整齐齐,不惜自己接电线、一个个重命名文件。“我的电脑”、“我的文档”、“网上邻居”,下面的蓝色 e 名字太长,就改叫“上网浏览”吧……然而随着安装了越来越多的软件,这些“秩序”被不断破坏,自己不断妥协。有的程序在我的文档里乱放目录——忍。有的程序会自动下载更新,然后在我代码写到一半的时候弹出来更新提示——忍。有的程序会带各种运行时包安装、替换系统文件导致另外一个程序运行不了——忍。

每次出了大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我:“现在只能重装了。”

2008年的时候,厌倦了折腾各种魔改定制 WinPE 的我首次下定决心安装了 Ubuntu 8.04,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再需要依赖猜测。手握源代码,就如同掌握了施工的图纸,一切不符合心中秩序的地方都能找到原理。一群志同道合的前辈早已构建了井井有条的目录结构、依赖关系、软件仓库、……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和每个第一次玩 Linux 桌面的折腾狂一样,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让 GTK+ 和 Qt 的程序界面一样而且好看,以及折腾 compiz 特效。

Continue reading Linux 发行版:“强迫症患者”们的共识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