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 glibc localedata 添加民国纪年支持

昨天被 @聞其詳 问起 glibc 对日本平成XX年的纪年支持情况(感谢 @farseerfc 老师),发现 glibc localedata 中并未包括民国纪年支持。在查询文档后稍微鼓捣了一下,简单实现了这个功能:

修改方法:

编辑 /usr/share/i18n/locales/zh_TW 文件,找到 END LC_TIME,在它之前加入这样三行:

保存后重新 locale-gen 即可。

Continue reading 为 glibc localedata 添加民国纪年支持

请不要把 Wifi Dongle 翻译成加密狗

在许多翻译过来的文本里,无线网卡(Wifi Dongle / Wifi Adapter)被翻译成了“加密狗”。最近在微博大火的一篇《俄罗斯特工又蠢了!实名行动暴露自己还卖了300多特工队友…..》里面,又出现了类似的错误,让我不得不想说说这个问题。

先来看看这个例子:

文章描述了几个黑客在目标附近发射伪造热点钓鱼,此处的未翻译单词包括了 Wifi 和 Dongle。根据上下文,带一个无线网卡发射热点应该是正确的意思,而加密狗在这里和上下文没啥关系……

我尝试在搜索引擎里搜索对应词组,很不幸,惨状令人叹息:

Continue reading 请不要把 Wifi Dongle 翻译成加密狗

Thunderbolt 3 eGPU Bumblebee 方案尝鲜

最近从公司淘了一块 GTX 1060,淘宝了一个显卡盒折腾 TB3 eGPU 方案。由于笔记本经常带出门,打算采用即插即用的 bumblebee 方案(回家插上盒子用独显,拔下盒子可以带出门,可以正常待机不用重启)。下面记录一下 Arch 上配置的步骤和遇到的坑。

1、准备软件包

2、修改 bumblebee 配置

修改 /etc/bumblebee/xorg.conf.nvidia,在 Section “Device” 中加入:

修改 /etc/bumblebee/bumblebee.conf,在 [optirun] 中修改:

Continue reading Thunderbolt 3 eGPU Bumblebee 方案尝鲜

Arch Linux 社区中不成文的约定(一)

作为一个年轻和小众的社区(咳咳),Arch Linux 社区中有着许多不成文的约定。本文希望通过稍稍讲解一二,来消除一些新人们常常感到的困惑。由于预感到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问题,暂且认为这是系列里的第一篇 😛

  • 修理“坏”包和提醒更新

仓库里一般的包可能有一个或多个维护者,也可能没有维护者,成为“孤儿”。如果坏掉或者过期的包是一个孤儿,申请从仓库里删掉是更有效的方法,这样它可以在 AUR 找到新的主人。发邮件到 aur-general 解释一下情况,并表明自己或者别人想维护它,一般都会很快得到解决。

如果“坏”包有维护者,但他太忙了呢?这种情况下,这个包很可能已经在 Bug Tracker 里泥足深陷。这种时候可以通过帮维护者一个小忙的方式来促进问题的解决。如果有人找到了上游 Bug Report,并且上游已经修复提供了 patch 的话,可以考虑把 patch 贴到 Arch 的 Bug Tracker;如果这件事已经有人做了,可以修改 PKGBUILD 打上 patch,然后把改好的 PKGBUILD 贴上去;如果连 PKGBUILD 都有人准备好了,而且过去了一段时间的话,可以考虑把这份准备好的 srcpkg 或者 diff 直接发邮件给维护者,附上简短的感谢和一个笑脸 🙂

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过期包已经被标记过期很久了,也可以准备一个新版的 PKGBUILD 发邮件给维护者。 Continue reading Arch Linux 社区中不成文的约定(一)

Linux 发行版:“强迫症患者”们的共识社区

世界上有几百个还在更新的 Linux 发行版。新手常常感叹挑花了眼,换来换去也找不到自己满意的。维护一个发行版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为何人们要这样“重复劳动”呢?

  • “强迫症患者”

我小时候追求整齐、秩序,无论是家里的电灯开关还是电脑上的图标,一定要排列的整整齐齐,不惜自己接电线、一个个重命名文件。“我的电脑”、“我的文档”、“网上邻居”,下面的蓝色 e 名字太长,就改叫“上网浏览”吧……然而随着安装了越来越多的软件,这些“秩序”被不断破坏,自己不断妥协。有的程序在我的文档里乱放目录——忍。有的程序会自动下载更新,然后在我代码写到一半的时候弹出来更新提示——忍。有的程序会带各种运行时包安装、替换系统文件导致另外一个程序运行不了——忍。

每次出了大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我:“现在只能重装了。”

2008年的时候,厌倦了折腾各种魔改定制 WinPE 的我首次下定决心安装了 Ubuntu 8.04,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再需要依赖猜测。手握源代码,就如同掌握了施工的图纸,一切不符合心中秩序的地方都能找到原理。一群志同道合的前辈早已构建了井井有条的目录结构、依赖关系、软件仓库、……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和每个第一次玩 Linux 桌面的折腾狂一样,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让 GTK+ 和 Qt 的程序界面一样而且好看,以及折腾 compiz 特效。

Continue reading Linux 发行版:“强迫症患者”们的共识社区

尝鲜可能比 sunpinyin 好一点的新拼音输入法

大概很多人还不知道,在老K同学偷偷默默开发了很久后,新一代的 fcitx5 已经“能用”了。不过因为还处在早期开发阶段,现在只有拼音输入法能用,而且输入界面极挫,没有配置界面和任何命令行帮助信息等。

先来一段 demo: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 Arch 里的安装及配置方法:

首先从 AUR 中安装相关的软件包:

依赖中其他的相关包会被 yaourt 自动安装。如果你更喜欢手动安装,可以参考下面的顺序:

xcb-imdkit-git -> fcitx5-git -> libime-git -> fcitx5-chinese-addons-git -> fcitx5-gtk-git -> fcitx5-qt-git

注意原来的 fcitx 和这系列软件包冲突,可能会被提示卸载。 Continue reading 尝鲜可能比 sunpinyin 好一点的新拼音输入法

Arch Linux devtools 简介 – 在干净的环境里编译软件包

devtools 是 Arch Linux 开发者们用来往官方仓库里推进软件包使用的一系列工具。由于里面有许多工具可能不是我们常用的,这里主要介绍里面的一部分——用于在干净的环境中编译软件包的命令。

为什么要在干净的环境里编译软件包?这里有几个常见的理由:

  • 避免忘记写依赖 – 当前环境中已安装的软件包可能在普通的 makepkg 过程中被忽略,最后在 depends 或者 makedepends 等列表中缺失。
  • 避免编译过程污染环境 – 因为一些你可能没有想到的原因,编译过程中可能会对你当前的系统产生污染,比如跑 npm install 的时候可能会把缓存塞到 $HOME。
  • 避免因环境不干净导致的奇怪编译错误 – 你的环境中可能有各种不干净的情况,比如 profile.d 里覆盖了 gcc 等常见命令、/usr/local/bin 里有覆盖常用命令、用非系统包管理器安装(覆盖)了一些东西等。
  • 或者你只是不想把这个软件包编译时需要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依赖都装在自己机器上。

如果你有这样的需求,可以考虑使用 devtools。安装过程很简单

Continue reading Arch Linux devtools 简介 – 在干净的环境里编译软件包

给 Arch 打一个包 – Python 模块篇

这是一篇简化的教程,如果你有一个喜爱的 Python 模块不在 Arch 仓库里,AUR 里也没有,可以尝试读下去。

准备

对 Python 模块来说,一般仅仅一个 PKGBUILD 文件就足以完成所有的事情。现在你可以打开你最喜欢的文本编辑器,把下面这一个简单的 PKGBUILD 模板复制进去:

因为距离 Python 2 的废弃时间(2020年)还早,Arch 仓库中的 Python 模块包通常同时提供 Python 2/3 模块。上面例子里的 Python 软件包名叫 whatever,这也同样是它在 PyPI 中的名字。如果原来的包名中包含大写字母,在制作软件包时需要改成小写。 Continue reading 给 Arch 打一个包 – Python 模块篇

记一次磁盘数据损坏的修复过程

昨晚我大概没有把硬盘插紧,零点(一堆计划任务执行时)在 dmesg 里看到了大量 ext4/SATA 错误。今天开机时 BIOS 直接提示没有可引导的设备。下面记录了我所有的测试和恢复步骤:

  • 用备份盘开机,首先发现 /dev/sda 存在,但没有任何 /dev/sda*。判断是分区表损坏。
  • 执行 testdisk 快速扫描找回分区表,因为盘里只有一个分区,这一步很顺利。继续操作写回分区表。
  • 此时 /dev/sda1 已经出现,尝试 mount,失败。提示 ext4 没有 journal。
  • 执行 fsck.ext4 /dev/sda1,期间提示包括 root node 不是 directory 等一系列错误,一路 y 下去重建了 root node,并把一堆目录丢到了 /lost+found。
  • 重新 mount,成功挂载到 /mnt。
  • 进去查看,发现只有一个 ./lost+found。果然 / 目录里的信息丢失了。
  • 进入 ./lost+found,里面有二十来个目录。一个个进去查看。
  • 根据目录内容,将 home、var、usr、etc、srv、opt、root、boot 猜出来,并移动回对应的 /mnt/*。剩下的多是空目录,放弃。
  • 尝试 arch-chroot,失败,想起来还需要重建 / 里的一些 symlink 和空目录。
  • mkdir dev media mnt net proc run sys,然后创建 {s,}bin -> usr/bin,lib{,64} -> usr/lib 的 symlink。
  • 再次 arch-chroot,成功。
  • 执行 pacman -S filesystem 以防万一。
  • 运行 grub-install 恢复引导。
  • 运行 pacman -Qkq 比对文件,发现只有 visual-studio-code 包内容有丢失,暂时不管。
  • 重启,成功进入系统,重新安装 visual-studio-code。

至此,虚惊一场的数据丢失已经完全恢复,总共历时 1 个小时(前面大量的时间花在了让备份盘能启动起来,上一次备份出现了一点差错……)。

最后赞美一下坚强的 ext4!

修复 Android ROM 的 Google 网络定位

一些定制、第三方 ROM 在安装了 Google 框架后,仍然无法使用其网络定位功能。我在网上搜索了许多资料,整理如下。

本文假设你的设备已经 Root,并已经安装了 Google 框架。我测试用的 ROM 为一加氢 OS。

一、准备工具

需要准备的工具有 zip、unzip、apktool、adb、zipalign,以及一个好使的文本编辑器。

(注意 zipalign 工具可能不在 $PATH 中,如 Arch AUR 包 android-sdk-build-tools 安装后会放在 /opt/android-sdk/build-tools/$pkgver/zipalign)

二、提取需要的资源

取出 ROM 中的 framework-res.apk,并反编译得到需要修改的文件:

三、修改文件

修改位置提供商相关设置,使用 Google 提供网络定位。

1、修改 framework-res/res/values/arrays.xml,找到 config_locationProviderPackageNames 的位置,确保 Google 在列表中。如我的 ROM 默认只有 com.android.location.fused 和 com.amap.android.location 两项,这时应当加入 com.google.android.gms,使得最终结果类似这样:

Continue reading 修复 Android ROM 的 Google 网络定位